品书网 > 闲散王爷妖精妃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五)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五)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闲散王爷妖精妃 !

    闲散王爷妖精妃,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五)

    迅速的给慕容紫轩清理好伤口,撒好了药粉,因为再也没有可撕的布条了,只有让慕容紫轩裸露着伤口,总不能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一身里衣也撕了以后就整日的光着身子吧?

    这可是上等的金创粉,一定是创口太重了才引起发炎。ai悫鹉琻可是如果炎症消不下去,那慕容紫轩总这么高烧不下可就危险了。

    乾坤袋里只有以前的那些调理身体和止咳药丸并没有专治炎症和退烧的药物,怎么办?布条浸湿敷在慕容紫轩的额头,又从地上找到一个又扁又光滑的石子,蘸水在其心口,腋下,手心脚心轻轻的刮出紫点,盖好衣服后就又执起一根燃着的出树枝,出去了。

    当时跟赛梨花学毒时也认识了不少药草,之中就有消炎解痛的。希雨举着火把在地上仔细地找。

    像这样的深谷,四季如春,植被丰富。很快希雨就找到了消炎祛肿的鱼腥草和退热极好的鸭趾草跑回洞中。放在自己的嘴里嚼吧了几下就塞进了慕容紫轩的嘴里,叫烧烧清醒了一点的慕容紫轩嚼成汁再咽下。

    折腾了很久,慕容紫轩身上的高热终于退下了一点,希雨累得也是浑身冒汗。第二天早上,重新又烤热了的兔肉慕容紫轩根本就吃不下,希雨只能又给了他一个紫黑色的果子吃。随后又服侍他吃了草药,见其后背的伤虽然红肿没有消退但已不再发烧,就让其继续躺着休息自己怎出去接着盖她的木屋。

    因为担心慕容紫轩,希雨干得也就很快,恨不能赶紧盖好叫慕容紫轩搬进去。可毕竟有些活计是自己一个人干不了的,当试着几次也无法成功。泄气的将木头往地上一扔坐在那里呜呜的抽泣。

    不是因为自己受了多少苦挨了多少累,只因老天怎么竟这般的不开眼。慕容紫轩是多好的一个人,凭什么叫他如此的受折磨!

    发泄了一通,肚子又饿了,希雨想再摘些紫果子吃,毕竟那果子又好吃又解饱。可当她走到那树下,发现昨天死掉的那头蛇竟成了干尸。不可能呀这才不到一天,即使太阳再足也晒不成这样呀!

    咳,管它呢。蹭蹭蹭爬上树,趴在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偷袭自己,迅速摘了几个揣进怀里就下去了。进了洞,慕容紫轩正要撑着身子起,那吃力的模样令希雨赶紧跑了过去。搀住他问:“要干什么?”

    “我,我想去方便一下。”干裂的渗出血丝的嘴唇动了动。希雨摸了摸慕容紫轩的额头,感觉其体温又上来了,赶紧去看慕容紫轩的的伤口。见慕容紫轩有意躲着,希雨冷下了脸。

    “瞒着我就能让我不担心么?”

    慕容紫轩一听,不再躲闪,希雨一看大吃一惊。伤口不但没有结痂反而肿的更加厉害了。

    隧赶紧说:“就在这方便吧,别受了风。”

    本就烧得通红的脸颊此时更红了,慕容紫轩不好意思的支吾道:“那,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忘了,你昏迷不醒的时候,还不是车上拉车上尿,还不都是我伺候的。再说哪里还有我没瞧见过的吗?都是夫妻了还害哪门子臊!”

    “那,那当时我不是没有意识嘛,可现在,我,我——”

    “我什么我!”希雨狠狠地呲儿了一句,掺其他就走到了洞壁,一扭脸说:“快撒,我不看还不行嘛,要不你就憋着,我看你能别到什么时候!”

    当然,什么都有第一次,可慕容紫轩这个第一次完成的很是艰难。当做回到石板上,慕容紫轩的脸还是那么的红。

    越是敷药伤口肿的越是厉害,这回清理完伤口,希雨索性不上药了,就这么干晾着看看。到了下午,慕容紫轩的身体烫的如筛糠般的颤抖,不管多难受多疼都没听过他哼哼过一声,这次不知是不是烧糊涂了,慕容紫轩是连连痛哼。

    希雨是真的被吓坏了,不知所措的她只有紧紧地抱着慕容紫轩的身子,晚上,慕容紫轩后背的血窟窿竟流起了黑色的血液,慕容紫轩更是在他的怀了痛得磕牙。

    看着自己的爱人如此的痛苦,希雨不停地亲吻着慕容紫轩的额头,流着眼泪喃喃自语。

    “轩呀,还记得在桐城的时候,希雨劝你闭眼休息时对你说过的话吗?希雨当时说,不管你会受多大的苦遭多大得罪,希雨也要把你唤醒,因为希雨很自私。”

    “而现在,轩呀,希雨看你这样,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自私了,希雨是不是错了?”

    看着眼神迷离的慕容紫轩,呜呜的哭道:“轩呀,呜——我的轩呀——如果真的那么难捱——呜——”希雨用力的甩了甩头,眼泪扑酥酥的如雨下。

    “呜——轩呀——如果真的那么难捱,轩呀——就,就放弃吧——呜——希雨会去下面陪着你,呜——”

    “傻,傻瓜。嗯——”听了希雨的话,生气的慕容紫轩痛得打了个挺,接着说道:“我也说过,即使只剩半口气,为了你,我也要捯饬捯饬,你难道忘啦?”

    “呜——没有没有,你跟希雨所说过的每句话希雨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永不会忘记。”怎么会忘?你的一切一切早已镌刻在我的心里。

    “那就不许再说这种没用的话!”

    “不说,不说,再也不说了。”慕容紫轩都不放弃,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放弃。慕容紫轩,不管怎样,希雨都会陪着你,永远不离不弃。

    沉寂的夜,偶尔响起几声虫鸣倒显得更加的孤寂,石洞内,燃烧的树枝噼啪作响,慕容紫轩后背上的黑色血液渗进了草里,又顺着石板一滴一滴的往下淌。滴答滴啊,这声响在石洞里是更显得清晰。

    而这声响好比一柄利剑一下下的戳在希雨的心脏上,没有别的办法,看到慕容紫轩干裂淌血的嘴唇,一步不离的她只有给其不停地喂食那黑紫色的果子。

    “呱呱呱——”几声近在咫尺般的蛙声令在一呆滞的希雨的眼珠动了动。好近呀,有蛙进来了吗?蛙,蛙!蛙?不,不会是那个金蟾吧?

    希雨两眼焦急的寻找着,竟什么都没发现。哎,是自己太紧张太敏感了嘛?还是走投无路的自己发生了幻听的病症。

    “嗯——嗯——”此时怀里的慕容紫轩五官拧在了一起,痛苦万分。希语赶忙把慕容紫轩侧卧的身子又想自己这边扳了扳,探过身去看慕容紫轩后心上的伤口。

    那,那是什么?希雨瞪大了眼睛,就见那血窟窿里竟有一个大拇指肚般大的黄橙橙金灿灿的东西。

    希雨仔细一看,呦,小脑袋,圆滚滚的身子,小小的四肢,竟真的是一个蛙状的小东西,在吸食着慕容紫轩的伤口。金蟾,一定是金蝉!希雨激动不已。

    想到毒娘子曾说过,金蟾能解百毒可又是剧毒,那对慕容紫轩是好是坏还不好说。希雨也不敢贸然行事,只有紧紧盯着金蟾。让她感到更加震惊的是,那金蟾小小的身子竟在一点点的变大。

    希雨赶紧观察慕容紫轩的脸色,发现其两颊上的红色已经褪去,也没有先前那么的难受样子了。

    怕在其耳边低声问道:“感觉怎样?”

    慕容紫轩睁开眼,轻轻说道:“感觉伤口处痒痒的,好像平日里你啃我的感觉一样。”

    “去,这回可不是我,是金蝉,金——蝉——”

    “金蝉?”慕容紫轩感觉这简直不可思议。

    “嘘——还在呢。”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金蝉已变得拳头大,停止吸允后,伸出褐色的舌头满足的舔了一下嘴头后,就跳到了石板上。希雨见那金蟾看了自己一眼,才跳下了石板,蹦蹬了几下就出了石洞。

    希雨赶紧放下慕容在线跟了出去,跑出石洞就见那个水潭里发出扑通一声响后,四周再度一片寂静,原来金蝉就住在那个水潭里。

    希雨跑回来后,赶紧去看慕容紫轩后背上的伤口,那个血窟窿,红肿已消掉了一大半。再问慕容紫轩,也说自己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时常闷痛的胸口也舒服了许多。

    “慕容紫轩,这个金蝉也许是循着你血液里毒素的味道来的,也许它就是以吸毒维持生命。今天我发现被我打死的那个毒蛇仿佛也是被什么吸干的。”

    说到这,惊慌不已的又道:“它,不会也要把你吸,吸——”

    “胡说!如果它靠吸毒为生,那么它也是把我身体里的毒素洗干净就可以了。他弱者的把我吸干,你也不想想他吸得下去嘛?”

    “对对,你不知道,刚才我看它就拇指肚这么大,走的时候就变成拳头大了,若把你吸——那,那不就是只跟人一般大的蛙了嘛?哦,吓死我了”

    光想想,希雨就吓得直往慕容紫轩的怀里钻,逗得慕容紫轩低笑出声。想想自己有了希望,慕容紫轩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起来。

    感觉到慕容紫轩突然没有了动静,希雨不解的抬头想起看去,就见慕容紫轩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希雨撇嘴一乐,睨了一眼傻愣着的人儿,揶揄道:“怎么,身体刚好点就想那种事了?我还以为你与众不同呢?”

    “与众不同?我难道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嘛?又怎会不同?”慕容紫轩佯装不悦,然后红着脸说:“不过你这里还像比以前大了不少。”

    希雨低头一看,也是一愣。因为没有系缚胸,胸前的小馒头竟硬挺挺的翘起。终于等到你们长大了,撩开衣襟瞧了瞧,两只*圆润丰满,可原本粉嫩的*变成了褐色。

    眉头一皱,咕哝了一句,“怎么这么难看。”

    “怎么会难看,多漂亮呀。”慕容紫轩可知道希雨对她的两个“小馒头”是无比的在意,这不正达到了她苦苦的期待嘛!

    “你知道什么。”说着,希雨就撩开了衣襟,“这么的黑多难看。”

    慕容紫轩也注意到了其中的变化,“也许是因为发育的太好了吧,跟果子似的熟透了,颜色自然就变重了。”

    “是吗?”希雨对慕容紫轩的解释半信半疑。这时腹中忽然一阵滚动,希雨顿时一愣。

    “怎么啦?”

    揉了揉肚子,希雨再次咕哝道:“没事,准是这一日没怎么吃东西。虽然这果子挺解饱,可毕竟肠胃里没有食,感觉肠子再动。

    因为给慕容紫轩看”小馒头“撩起的衣襟还没有放下,当希雨的话因刚刚落下,慕容紫轩就看到希雨的肚子里好像有个东西在跑动,一个鼓包从这面快速的滑向了那面。

    希雨也注意到了,吃惊的瞪着同样满眼惊讶的慕容紫轩,稍倾咧嘴就哭了起来。”哇——慕容紫轩,是果子有问题?还是我杀的那头蛇有什么道行,找我报仇来了,所以才变成成这样?你说我这里是不是有条小蛇?呜——哦,哦,又来了又来了。“希雨指着肚子上再次出现的鼓包,吓得大声哭喊。

    肚子里有条蛇?这也太荒唐了吧?”把手递过来,我给你号号脉。“不会是得什么怪病了吧?慕容紫轩如是想,心里虽担心不已,可知道希雨胆小,脸上是没有丝毫的表现。

    慕容紫轩号了很长时间,咬了咬嘴唇,皱了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怎么样怎么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希雨焦急的问道。

    ”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慕容紫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吓得希雨忍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慕容紫轩,你说老天怎么对我们这般惨忍,啊?好不容易你的身体有了起色,现在我却有的了这种怪病。难道说我们在一起就违背天意了,就应该受这种生死离别的痛苦折磨吗?“

    慕容紫轩只看这小人儿悲伤地哭诉依然皱着个脸没有说话。希雨无比委屈的撇着个嘴,伸臂紧紧揽住了慕容紫轩的双肩将其搂紧、慕容紫轩忍着伤口的疼痛回以深情地拥抱。

    ”慕容紫轩,如果希雨先离开,你也要好好的活着,还记得你以前是怎么跟希雨说的嘛?你活着我们的爱就会延续。“

    ”嗯,我会的。“听慕容紫轩如此一说,虽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悲痛万分,可没有听到”不,我们永远不离不弃,不管到哪里我都要陪着你“这样令人感动的话与,难受得希雨是满腹的委屈与气愤。

    ”没想到你还够实在的。“希雨咬着牙愤愤的说着就狠狠地捶了慕容紫轩一下子。

    ”嗯——“慕容紫轩疼得一声闷哼。”你这是想打死我,好给咱们的儿子找个后爹嘛?“

    希雨一听,倏地推开了慕容紫轩,两只大眼瞪得溜圆紧紧盯着慕容紫轩的眸子不敢置信的问道:”后爹?孩子?轩,轩呀,你,你没有号错脉嘛?我,我这肚子里有了咱们的宝宝了嘛?“

    ”嗯,你看我是随便就下定论的人嘛?难道这个还弄乌龙?虽然我没有摸过别人的喜脉,不过你这强劲的脉象里还有一道弱脉。你说,这不是喜脉又是什么?“

    希雨想起自己已有四个月没有来葵水了,这么说自己真的怀了宝宝,于是高兴地冲慕容紫轩扑了过去。

    ”慕容紫轩,你真棒!我以为你身子弱不会这么快怀上宝宝的,所以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过。“

    ”不是我棒,而是你这个母亲太厉害。“此时的慕容紫轩再也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深情的吻上希雨。

    几年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大周京城的轩王府里,有两个粉嫩可爱长相极其俊美的小娃儿坐在花园的石凳上,两手托腮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女娃一双灵动的大眼紧紧盯着男娃那如夜般深邃的黑眸,语气极其哀怨的说道:”哥哥,老妈太不像话了,总不让咱们跟他们一起睡,我已经记不起,什么时候跟老爸睡在一起过了。“

    男娃的眼睛向清雅阁一斜,满眼的鄙夷之色,瞥着嘴角说:”妈妈有多大出息你还不知道嘛?总是霸占着老爹,害得我整天为重生门里的事。“

    忿忿的说着,男娃就从胸前的衣襟里掏出一个小魔头玉饰用力的摩挲着。女娃也是极其无奈的拿起横放在石桌上的打狗棒不停的摆弄着说:”我不也一样,天天到往丐帮的总舵跑都烦死了。

    这两个碎碎念的娃儿正是慕容紫轩希雨夫妇的双胞胎儿女。原本就有卓绝的父母基因,再加上希雨怀他们的时候又食了神果,因此这两个娃儿一生下来就根骨奇佳,且有许多武者就是练上几十年都没有的功力,而且聪明伶俐。

    这两个娃儿自从会走路就被天痴老人抢了去,在其与后来成了慕容紫轩师母的毒娘子的精心调教下,一身武功更是出神入化。

    而希雨为了能与慕容紫轩长相厮守,耳鬓厮磨,就把这两个小崽一个送进了重生门,一个扔进了叫花子堆里,与慕容紫轩过起了无比惬意的二人世界。这些年也不老实的在轩王府里呆着,跟着慕容紫轩是游遍了大江南北。

    “哥哥,等我长大喽,我也要找一个跟老爹一样疼我宠我的老公不可!”

    “哼,我绝不找一个跟老妈一样只知缠人的老婆,烦都烦死了!”

    “慕容金蟾——慕容神果——你俩崽子又再说你们老妈我的坏话了!”一声狮吼,两个娃儿立即坐直了身子。

    男娃满脸紫红的嚷:“老妈,我都说过多少回了,叫你给我们改个名字!哪有妈妈总管儿子叫蛤蟆的!”

    “就是就是!”女娃也不干了。“神果神果!都被人吃肚里了!妈妈给我们起的名字怎么都跟您似的这么的逊!”

    “嘿!小兔崽子!竟敢说你妈我起的名字不好——”刚刚跟慕容紫轩二人相扶出来的希雨曳着脖子对自己这一对宝贝儿女还没喊完,两个小家伙就异口同声的学着希雨的语气道:“如果没有神果和金蟾就没有你们的老爹!没有你们的老爹就没有你们的老妈!没有你们的老妈就没有你们!以之命名,实是叫你们永远懂得感恩!”

    随后,男娃道:“老妈,您不觉得自己很虚伪吗?如果您真的感恩就应该把这名字给你自己用上,而不是让我们为此而买单!”

    “金蟾!你就是一浑球!”希雨气得如泼妇一般指着自己的儿子大骂,而一转向自己那俊美绝伦超然脱俗的老公立马变成了小鸟依人。拽着慕容紫轩的胳膊娇嗔的说道:“老公,你还不管管你的小崽子们,都气死我了!”说完,还佯装一副捶胸顿足苦大仇深的模样扎进慕容紫轩的怀里嘤嘤低泣。

    就见那气色绝佳,比以往更加俊朗飘逸的轩王殿下,一改往日的超然,尽显一个做丈夫的姿态,搂紧了自己的女人,并不停地轻拍其背,柔声的劝慰:“他们还都是孩子,跟他们还真的治气麽?我会好好教育他们,替你出出气!”随后就朝着俩个如精灵般聪灵剔透的小人儿挤了个眼。

    两个小娃儿跟着浑身一颤就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男娃无奈的耷拉下脑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妹妹,别让老爹难做,咱们还是跑吧!”

    说完,两人一跺足,两个小身影如箭般的就飞出了轩王府。

    俩小人儿刚刚飞出去后,扎在慕容紫轩怀里的希雨就倏地直起了身,望着轩王府的大门冷笑了几声。“哼,小兔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们!”

    “哎——”慕容紫轩无奈的勾着嘴角斜睨了自己的老婆一眼,道:“都俩个孩的妈了,怎麽越长就越回去了呢?还不如金蟾和神果成熟呢!”

    “我就长不大!你瞧瞧你的两个崽子,整天的琢磨着怎么把你从我身边弄走。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抢!重生门不行!你闺女更是不行!”

    “怎么跟自己的那儿还争风吃醋?你呀——”嘴上虽是无奈的埋怨,可看着自己女人的眼里是满满的浓浓的无比深情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