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屠八妹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生若梦(大结局)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生若梦(大结局)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屠八妹 !

    顾冉接过碗挑起糍粑就大咬一口,何婶在边上叮嘱,让她慢点吃别烫着嘴。她汲溜着咽下一口,大呼道:“就是这味,小时候的味道,有时我做梦都想吃上一口阿娘煎的糍粑。”

    她吃得心满意足,何婶看着脸上笑开花。

    “阿大,阿娘,我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江河。我在杂志上还发表了一篇《我的养父养母》,回头我把杂志拿过来给我们念念,里面还写了有关糍粑的记忆。”

    “哎哟老天爷,我和你阿大还上杂志了?”何婶两眼瞪得滚圆,江富海也微动容。“笔名是个啥名?”何婶又问

    “就是写文章用的名字。”江富海瞟眼何婶,背不自觉的挺起,“冉儿,是哪两个字?”

    顾冉笑,“江富海的江,河流的河。取自你跟我阿娘的姓。”

    何婶说:“那我是何仙姑的何呀,你为啥不叫个江何?”

    “管它何还是河听去不都一样?”江富海凶完何婶,又问顾冉,“这么说我跟你阿娘我俩都成书里的人了?”

    顾冉笑盈盈地说:“是啊,你和我阿娘都是这世上最善良最纯朴的人。”

    江富海把烟杆在自己鞋后脚磕了磕,说:“虽然你说的都是实情,但我还是先前那话,我老江家和你妈的仇这辈子都解不开。你就别跟这上头瞎费心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话说出来谁都懂,可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便没几人能放得下。顾冉心里也清楚,想让屠八妹和江富海他们和解非一日之功,只有交付给岁月这条长河,时间才是最好的良药,故而当下并不再就此多言。

    晚上,顾西和顾冉睡在里屋,两人叽叽咕咕似有说不完的知心话。睡在外屋的屠八妹枕着她俩的低语渐入梦乡,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踏实了!

    光阴似箭,弹指间三年又过去了。

    老五提前两天出狱,她拎着简单的行李在进镇的洞子外徘徊。

    整整三年,她不知多少回在梦里回到小镇,回到儿时玩耍的河堤。如今到了小镇外,她却没了回去的勇气。

    老五徘徊到了丁字路口。

    十八年前,也是这个路口,她背着顾西和几个同学站在这个路口举棋不定,不知该往左还是往右。

    最终,老五和十八年前一样选择往左南下去了广东。

    “妈,我五姐呢,没跟你一块回来啊?”顾西下课后在李家坪碰上屠八妹,她问起老五,屠八妹摇头,“那杀千刀没良心的,前天就放出来了,也不知跑哪去了,招呼都不打一个。”

    为迎接老五出狱回家,昨天屠八妹就在家大扫除,还将以前老五和老六睡的那张床,从头到脚全部换了新的被单被褥。却不想她连家都不回。

    “五姐肯定外出打工去了,等她在外面站稳脚跟她会打电话回来的,你别太过担心。”顾西已怀有三月身孕,她老公是她师范的同学,如今和她一块在镇上小学教书,两口子都住在屠八妹这。

    “她一个初中毕业生在外能打到什么工?唉!真是操不完的心。”

    顾西说:“大集体都破产了,她回来也没事干。现在镇上就看不到几个年轻人,稍有点本事的都出去了。就说我们学校吧,一个班有一半的学生是附近乡下的孩子,镇上的孩子大多都去市里省里念书去了。咱们这个镇啊,差不多快成了一座空镇。”

    随着厂里大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镇上医院和学校但凡有点资历的医生与老师也都纷纷挂职外出高就。老师的流失,相应的促使镇上家长不得已把孩子送出去念书。

    陪读,如今在镇上已成为一种时尚。过去镇上人不管何时何地碰面,开口第一句一定是:吃了吗?现在变为:你家孩子在哪念书,你去陪读吗?

    “这人啊,永远活在攀比中。”屠八妹说:“过去比工作好坏,找对象都讲究个正式工和集体工;现在比孩子就读的学校,比老师的资历,比在县里还是市里或是省里。要我说,那学校和老师再怎么好,孩子不用功读书又有什么用?看看你三姐,非把毛竹子弄去省里念书。毛竹子一人住在春芳家也就算了,她自己还跟过去,这不是给春芳添乱吗?”

    建新去年就办理了内退,她原本是去省里看毛小竹,结果一去就没回来。她在一家酒店做了经理,站稳脚跟后又把毛四杰叫了去。两口子在省里租房将毛小竹接到自己身边,一家三口开始了在省里的打拼生涯。

    顾西在孩子一岁时,考进了市里的一所小学任教,她和老公带着孩子举家迁往市里。

    她们一家走后,家里又只剩下屠八妹和拥军,母女俩又开始了没休没止的争吵。

    春节,除去顾冉之外,一个个打电话都说工作忙车票难买不回来了。顾冉回来在家也只待到初三,她走前把拥军约到河边进行了一番长谈。

    “大姐,在我小的时候你是家里待我最好的,我记得那会都是你给我穿衣洗脸……”

    拥军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难为你还记得,我以为你早忘到脑后去了。小白眼狼!”

    “大姐!你别再这样尖锐,你的不幸不完全是妈造成的,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你自己的性恪造成的。用什么样的心灵看待世界,就会决定你将拥有什么样的人生。如果你继续揣着恨生活下去,那么你的人生永远是灰暗的。”

    “不是她是谁?我活一天我就要折磨她一天,我就是要让她活在内疚悔恨中!”

    “何苦呢?这么多年了,你以为你惩罚的是咱妈,其实是你自己。你把自己的青春都耗在了对妈没完没了的仇恨中!可你问问自己的心,你快乐吗?你开心吗?在你伤害妈的同时你自己的心痛不痛?大姐,别再执迷不悟!你的人生才走完一半,现在醒悟还来得及,别让你的后半辈子继续活在灰暗中。”

    顾冉指着干涸的河床,“你看,河水都干了,你的恨难道就没个尽头?我记得妈当年说过,你想嫁猫耳哥除非小河水干。现在水是干了,可猫耳哥他早成家立业,人家一家三口过得快快乐乐,你现在这样耿耿于怀一直困在过去走不出来,有意义呢?不要让自己活在恨里,活在过去的回忆里,醒醒吧,大姐!”

    是啊,河水真的干了,几时干的?拥军竟从未注意过小河里的水早已干涸。

    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长满青苔乱草的河床,过去和猫耳的种种遥远得仿似上辈子的记忆。她甚至不记得猫耳长什么模样。她莫名恐慌,拼命想拼命想,却只能拼凑起一个模糊的轮廓。一瞬间,似有什么东西在拥军心里轰然倒塌,她两腿一软,跪倒在河堤,对着河床嚎啕大哭……

    拥军四十岁这年终于把自己嫁了,男方是她二十岁那年她师傅给她介绍的对象——向中华。

    向中华的老婆下岗后外出打工,打工期间与一外乡人产生感情,遂吵着闹着与向中华离婚抛家弃子远嫁他乡。

    拥军和向中华结婚的第二天,猫耳回来了,朱瑛半月前在广州病逝。猫耳交给拥军一张发黄的相片,拥军揣着相片背着向中华跑到河边又大哭一场。

    猫耳后面这些年在广州办了一家影视公司,开始也是个空壳,但他人脉广,又擅投机倒把,拿到好剧本就打着某名导名演员的旗号四处招揽投资商;有了投资商就不愁找不到导演来导戏。

    几部戏下来猫耳在娱乐圈混出点名气,一下便将空壳公司落到实处。自猫耳涉足影视圈成天被美女们包围后,朱瑛渐生危机感,她由翻看猫耳手机发展到日以继夜的跟踪调查。由于长期活在焦虑不安中她患上严重的失眠症,查出乳腺癌后她又隐瞒病情不作积极治疗,最后终因病变撒手人寰。

    猫耳整理朱瑛遗物时发现一张发黄的相片,相片上猫耳一脸僵硬,拥军则满眼惊恐。当年他俩在朱师傅的照相馆拍结婚照时屠八妹赶到出现在门口,朱师傅当时无意摁动了快门,事后朱瑛去冲洗底片发现他俩的合影就悄悄冲洗了出来。

    拥军嫁给向中华后的第二年,老五和猫耳扯了结婚证。老五出狱后辗转大半个广东,先后做过餐馆服务员和保姆等工作,最后在广州碰见猫耳。

    新婚之夜,老五忽“咯咯”笑个不停,她问猫耳,“还记得我小时候跟你说过的一句玩笑话不?”

    猫耳摇头。

    老五伸指在他额头上一戳,“我说我大姐不跟你好我就跟你好。”

    猫耳咧嘴,唏嘘不已。

    随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外出打工,小镇上下班时分自行车大军已随着时代变迁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屠八妹从大医院看完病出来,经过大门哨正赶上厂里拉下班卫子,瞟眼冷冷清清的大门哨,她摇头心中暗生感慨。

    如今屠八妹是个大闲人,政府不允许私人再开采煤窑,她那煤窑前年就歇菜了。从前忙得团团转她身体反而好得很,如今闲下来哪哪都是毛病,隔天差五就往医院跑。

    十字路口,拥军和向中华在收拾桌椅板凳,他俩接替向中华的母亲在此摆投早点摊,屠八妹偶尔早上也过来帮忙。这会她从上面下来走到十字路口,拥军叫住她。

    “妈,我和中华商量好了,我俩打算搬回工农村。你一人住我们都不放心。”

    屠八妹连连点头,“好好好,搬吧,我回去先给你们收拾收拾。”

    回到工农村,屠八妹打蔡屠户家门前走时,蔡屠户正好出来晾晒衣服。

    四目相对,蔡屠户嘴唇动了动。

    屠八妹男人因救蔡屠户家的老大而死一事,去年就传到了屠八妹的耳中。消息是何婶在村子里传开的,何婶听她家老大告诉她后就四处宣扬。拥军嫁人后曾表态,不再反对屠八妹和蔡屠户在一块,但屠八妹自己断了此念,也不再搭理蔡屠户。

    此刻,蔡屠户见屠八妹停下脚步,他面上微动容。不想,屠八妹瞪他一眼,不等他开口就抬脚走了。

    屠八妹从前面绕到后面,走过蔡屠户的后门时,蔡屠户打开后门,涨红脸喊了声:“大妹子!”

    屠八妹脚步一缓,定了几秒,她缓缓转过身,眯眼看着蔡屠户。

    蔡屠户背驼了,头发也白了。

    透过岁月的尘埃,屠八妹似乎看见他高高举起屠刀,一下一下,用力剁着肉,大声招揽着顾客;而她穿过熙熙攘攘拎着菜篮的人群,正一脸匆忙地朝他肉铺前走去……

    全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