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一听男神误终身[网配] > 第84章 番外一

第84章 番外一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一听男神误终身[网配] !

    很快临近年关,日子开始忙碌起来。樂文小說|宋锦年每天陪着奶奶阿姨一起去买年货,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以前没怎么关注过这些,现在才知道有这么多的讲究。鸡鸭鱼肉,香烛纸钱,窗花对联,简直要把家里都填满。

    怪就怪在,这些东西一买回来,家里就有了年味儿。

    大年三十是个大晴天,一大早,还没起床,明媚的阳光就从窗帘的缝隙里泄进来了。沈阿姨早早的就做好了早饭,吃完就又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沈阿姨从二十九就开始忙碌,提前准备了好几样凉菜,已经切好摆盘了。现在正准备中午的热菜。宋锦年进去逛了一圈就被阿姨赶出来了。阿姨说他在厨房碍手碍脚,影响她发挥。

    宋锦年怀揣着一颗帮忙的心,谁知道干了件添乱的事儿,表示心情很忧桑。

    奶奶正坐在客厅撕纸钱,宋锦年也围过去帮忙。宋奶奶一边撕着纸钱,一边随口问道:“你要不给寇老师打个电话,叫他来我们家过年?”

    这半年里,寇燃来的次数比以前五年都多,看宋奶奶的架势,大概已经把寇叔叔当成自家人了。

    但宋锦年心里有鬼,心脏怦怦跳,闻言大惊道:“为什么要让寇……寇老师来过年啊?”

    宋奶奶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寇老师不是一个人吗,在家过年多冷清,我们家好歹也要热闹一点。”

    以前有次聊天聊到了这个问题,宋奶奶知道寇燃父亲不在了,母亲也没和他一起住。大概因为这个缘故,从此以后宋奶奶对寇叔叔更上心了。

    宋锦年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何有点小小的失落:“噢,我马上打电话。”

    他扔下手里的纸钱,转身进房间拿手机。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却是寇母的声音:“喂……”

    宋锦年有点奇怪:“伯母,寇老师不在吗?”

    寇母笑了:“原来是小年啊,我就说这个宝宝是谁……”

    虽然知道寇母是在开玩笑,但宋锦年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寇母:“寇燃他正在楼上呢,也不知道在干嘛,他手机落在客厅了,我就随手接起来了。要不要我给他送上去?”

    宋锦年忙道:“不用不用……”

    寇母:“也行,你要跟他说什么,不介意我知道吧?”

    宋锦年结巴了:“当然……当然不介意……奶奶让我打电话叫他一起过年,伯母您也一起来吧?”

    “哦~~~”寇母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这样啊,我会转告他让他去的。我就不去啦,我还有约会呢,小年啊,替我问奶奶好,有机会一定亲自去拜访她老人家。”

    寇母挂了电话,就看到寇燃穿着一身新衣服从楼上下来。她面有得色,满意的叹息道:“也就我儿子长得这么好,我怎么这么会生呢?”

    寇燃:“……”

    寇母扬了扬手上的手机,促狭道:“你家宝宝打电话过来了,让你去他家过年呢。”

    寇燃扬了扬眉:“不是说让我陪你出去?”

    寇母叹了口气,“哎,没办法,还是儿子的终身大事重要,你快去吧,我有约呢。”

    寇燃还准备说什么,谁知寇母直接赶人了:“快走快走,我还有事,你记得晚上给你爸爸拜年上香就完了。”

    寇燃拗不过她,只得转身回房去拿车钥匙,出门的时候寇母还在叮嘱:“对了,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儿去就把事情跟宝宝奶奶说了,都去了那么多次还没搞定,我都觉得丢脸。争取把小年带回来啊,我给他准备了好大一个红包呢。”

    寇燃:“……”

    真不是他想怀疑,这种种迹象好像都在说明他不是亲生的啊。

    大年三十回家的人太多,到处都在堵,等寇燃到宋锦年家小区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宋锦年老早就在小区门口等着,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差点没忍住就直接扑上去了。虽然才分开没多久,但总觉得已经过了几辈子似的。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果真不假。

    寇燃停好了车,把车上给奶奶阿姨带的东西拿下来,朝着宋锦年笑:“等多久了?冷不冷,怎么不在家等?”

    宋锦年一张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害羞的,忙不迭的上前去帮忙拎东西:“才刚刚下来,不冷啊,今天天气这么好。”

    他的气息就在跟前,寇燃忍不住皱了皱眉。

    “怎么了?”宋锦年很是诧异。

    寇燃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每次看到你就想亲你。可是这里好像不大合适。”

    宋锦年的脸刷的一下更红了。

    他愣了半晌,这才呐呐道:“不然我带你走小路吧……”

    寇燃低沉的笑声响在耳畔,像是钢琴架在了嗓子里。

    “宝宝,你怎么那么可爱。”

    宋锦年这才反应过来,寇叔叔只是跟他开玩笑。

    大概他的表情太有趣了,原本只是想逗逗他的寇叔叔后悔了,决定和宝宝一起去走小路。

    沈阿姨来应门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看到一脸红扑扑的宋锦年,她忍不住惊诧道:“小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还有嘴巴也是,是不是偷吃东西了?”

    宋锦年尴尬死了,强忍住想要看一看寇叔叔的渴望,正准备解释,谁知沈阿姨转身就跟寇叔叔说起话来:“哎哟,寇老师快进来快进来,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呢……”

    宋锦年:“……”

    嗯,这阿姨一定不是亲生的。

    c城祭祖一般都在上午,上午十点不到,就有鞭炮声陆陆续续的响起来了。以前父母还在的时候,过年是宋锦年最期待的节日,不仅有新衣服穿红包拿,还可以放鞭炮。爸爸还在的时候他没办法自己点,太小了大人也不放心。后来爸爸不在了,每年的鞭炮都是他自己点。

    但那种感觉却无论如何也不一样了。

    沈阿姨准备好了鸡,鱼,肉,水果,点心等,香案上都摆满了。宋奶奶正在点香,“小年过来,给爸爸妈妈上炷香。”

    宋锦年乖乖去了,先给爷爷上了香,又给父母上香烧纸钱。

    宋奶奶和寇燃站在一旁看他给父母上香,安安静静的,都没有说话。

    宋锦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像在不久之前,他还在父母的怀里,父亲跟他说,祭祖是一件很神圣的事。也许在很多无神论者看起来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先人已逝,还能知道什么呢?但人活着,值得缅怀的东西还是不能忘的。祭祖,不仅是对先人的缅怀,更是中国人骨子里对于“家”的概念的重要构成。

    中国人最讲究家的概念,最在意传承的意义。祭祖祭的,是曾在这个家族里生活过的所有人。也许三代以上就记不清名字了,但流传于身体中的血液,却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照片上的父母都还很年轻,他们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像是还在他身边一样。

    宋锦年也终于能够坦荡安宁的看着他们的眼睛,告诉他们,我现在过得更好,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我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爱人,有他在,我什么都不会惧怕,也什么都不必担忧。

    宋奶奶微笑着看他祭完,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寇燃说:“小燃也去给小年父母上炷香吧,他们还不认识你呢。”

    寇燃面上平静内心惊诧,但也仅仅只有一瞬。他看着老人安宁的眼睛,发现她原来什么都知道。

    很久很久以后宋锦年才知道,原来奶奶在他第一次带寇燃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倒不是他们做什么被听到了,只是相爱的两个人,眼角眉梢藏着的深情,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的。

    宋奶奶转身进了房间,出来以后给了他们两人一人一个大红包。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