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三千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尾声(大结局)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尾声(大结局)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三千杀 !

    我走在黑暗的小道上,周围空无一人,我茫然四顾,约莫闻到一丝地府的味道。

    这个地方三年前我就来过,那时被地魔召唤来此,而后又被他带去了异界,在异界的三年,仿佛像做了一场梦,一个有着笑与泪的梦,虽然结局不是很圆满,我年纪轻轻的受尽折磨,三番两次的让我死,又让我活,这次是真的死了,可死之前,也没让我有时间好好和他们告别。

    一股寒流吹了过来,我打了个冷战,对着双手哈了口气搓了搓手臂,还没等身子热乎起来,空洞的四周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侧耳认真听起来,似乎是冰山男的声音。

    “列位先祖在上,我周夜以第四十八代巫族少族长身份祈求先祖,以我灵魂,奉为燃烧,生生世世,永堕阎罗,以命换命,起死回生!”

    冰山男的声音决绝而肃穆,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我心头大乱,脚下没了章法,一个不稳立即跌倒在地,这是冰山男的声音,他想干什么?以命换命?起死回生?

    临终前耳边犹记得他的话语:“陌末,好好活下去。”他是早做好了这个打算的吧,不然明眼人都知道,我受了地魔一掌必死无疑。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我感觉自己被一个黑色的光环包裹住,这是仪式生效了吗?

    我不要,我不要!

    “周夜”我大力锤着光罩,眼泪犹如决堤般倾泄而下,“我不要你用你的命换我的命,我不要你生生世世永堕阎罗,我不要你为我起死回生!周夜,快停下来!”可是回应我的却只有无边寒流。

    我哭着,喊着,他却再没有应我,我感到自己的血液又重新流动了起来,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又突然跳动了起来,我感到自己有了力气,有了呼吸,可心口的痛却生生让我喘不过气。

    若是为此得了重生,这辈子我又于心何忍?

    “陌末”光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我身后突然传来周夜的声音,他离我这样近。

    我猛的转过身,他悬浮在我面前,身子几近透明,可他却在笑,笑的清澈温润。

    我猛的扑向他,身体却从他身子中穿了过去,他依旧在笑,仿佛要把这辈子的笑一次性笑完,他透明的手抚摸着我的头,轻道:“你别哭。”

    我却哭的更用力。

    “世人只知我巫族有个逆天的“弑神”功法,其实不知,还有这逆天的“回天”之术。只是代价却是要燃烧灵魂,以命换命,不过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这样的结局才算圆满。”

    “如何圆满?你死了,你那些答应我的诺言呢?你说你要带我去北方看雪山,去你的家乡看最古老的巫族,你说带我去看烟雨江南,穿着蓑衣,在风雨里看沧桑的古城一点点被浸染,你说带我去看苍凉塞北,在无边的大漠里看长河落日圆,你说只要我想去,你都会陪着我去。若你死了?你如何陪我去?”

    周夜眼眸中也染上一丝雾气,他抬头看着远方,语气怅然:“这些诺言,怕是不能兑现了,就让殿主陪你去吧,你心心念念喜欢了三年的殿主,你们应该有美好的未来,你不应该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那么你呢?”

    他自惭一笑:“我早在巫族灭亡时就该死了,老天待我不薄,让我了了此生最大的愿望,还让我认识了你,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结实了你,让我体会到我的人生不仅仅只有仇恨,还有快乐和幸福。”

    他的身躯越来越透明,我一遍一遍的抓住他的手,却一遍一遍的从我手中消失,他牢牢看着我:“陌末,在这个世上,你可以善良,但不可以怯弱,你可以不强大,但不能平庸。我希望在今后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依旧能平安喜乐,一切安好。”

    我猛的点头,眼泪朦胧中,周夜彻底的消失不见。

    一股大力把我拉回,胸中一口气上涌,我猛的睁开眼,吐了半口的血,殿主急切抱紧我,白色发丝垂落我胸前,他脸色惨白,用手托住我大半个身体。我怔怔无言,唯有眼泪簌簌落下。

    “我们得马上离开,迷魂山要爆炸了!”拓跋奕闪身来到我们面前,他一手扶起殿主,一手扶起我,催动利剑,御剑带我们离开。

    我们飞离迷魂山一里,震天的爆炸声响彻九天,我仰头往后看去,滚滚的迷烟中,夹杂着惨绝人寰的惨叫。这一战,终归是人类赢了。

    只是,这代价太过沉痛。

    一月后,殿主出关,而我身体也大好,大战的清理也到了尾声,于是和大长老一合计,打算返回三清殿。

    拓跋奕在半月前已带着大批弟子率先返回了三清殿,只余下一些受伤严重的弟子和我们留在了福安城。

    迷魂山被移为了平地,大长老联合众多长老仍不放心,怕再生祸端,在此设了一个结界。被迁移的百姓又重回了故乡,一夕之间,整个福安城又恢复了祥和宁静。

    紫宸殿内,我替殿主更衣,他依旧喜欢穿蓝白相间的大氅,他容颜依旧绝艳,不再依旧的,是头发不再银白而是花白,还有他动用禁术,彻底毁了仙根,他不可能再修仙。

    我替他束发,内心感到很难过:“世人曾预言,你是这三界大陆最有可能成仙的人,如今因为我,数次动用禁术,再无法成仙。”

    他清浅笑了,好看的眉眼微弯:“即使我不曾动用禁术毁了仙根,我也无法成仙,毕竟以你的资质,是无缘修仙的,既然我们两人不能得道成仙,不能生生世世在一起,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也要不离不弃的在一起。”

    这样好听的话我很受用,心中的愧疚之色减半,我替他抚平鬓角,毫无羞涩的问道:“那我们不离不弃,整日的在一起都要做些什么?”

    他把我拉向他,张开双臂拥住我,声音缱绻温柔:“我不再是三清殿的殿主,也不再是三界大陆的至尊,从今以后,我只是你的夫,是你的天,我陪你去北方看雪山,去周夜的家乡看最古老的巫族,陪你去看烟雨江南,穿着蓑衣,在风雨里看沧桑的古城一点点被浸染,陪你去看苍凉塞北,在无边的大漠里看长河落日圆,从今以后,你想去哪,我都陪着你去,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好,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少了一天,都不算一辈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