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五灵仙尊 > 第四十四章 万里无云

第四十四章 万里无云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五灵仙尊 !

    万云最近心情确实不大好,平日里极少发脾气的他,这两天也变得会爆粗口,虽然说厚土宗先前对他略有怀疑灵兽的真假,但毕竟也是小事一桩,双方并无大的利害冲突,对孙惧留说脏话,其实只是一种发泄。

    也许是腾娇娇一席话让万云陷入深思,或者海选的现场让万云觉的可笑,不知为什么,竟有种日暮黄昏的感觉,以致于走路的步伐都显的极为沉重。

    “今晚,你们住在娇娇家里吧,娇娇你就好好陪着他们,明天早晨,仍在此地汇合,但今晚,我要和顾如风喝酒,你们,谁也不许打扰我。”

    万云说完后便匆匆离开,留下三个女子面面相觑。

    见过万千宏和尹瑶琴后,万云说了他要外面历练一番,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见万云去意已决,万千宏也不再相劝,倒是尹瑶琴哭成了个泪人了,死活不肯同意,一边追问万云到底要去哪儿?一边又问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万云不得已长跪不起,遂道:“我万云上拜父母,下拜天地,还请爹娘成全。

    ……

    “大伯,二伯,大哥二哥虽数次妄图加害与我,但毕竟都属年幼无知,若日后你们遇到他们,请将此物交与他,不出意料的话,半年有余便可丹田再造。”说罢留下一张牛皮纸卷夺门而出,让万千大和万千伟震惊不已,随后朝远去的万云喊了一句:“贤侄一路多加小心,我代那两个逆子给你陪不是了。”说着,万千伟和万千大竟相拥而泣。

    “太祖爷爷,孩儿万云来向你道别了,几大家族之间已无嫌隙,你也不必为孩儿担忧,孩儿不知如何报答太祖爷爷的厚恩,这柄紫云剑就留给太祖爷爷吧。”万云不等太上老祖开门,留下紫云剑就匆匆离去。

    万云又去找了家主万廷恩。

    “爷爷好,我已告之父母外出历练,他们皆已答应,孩儿尚有一物,请家主务必收下。”万云说完取出一杆明晃晃的长枪,枪身乌黑,散发着黑亮的光芒,枪头呈金色,上有玄奥符文,隐隐有钟鸣之响。

    此枪有名曰:“九幽弑魂枪!”

    万云再朝万廷恩拜了又拜,未出家门,便腾身而起,直朝千越山远端而去。

    “家中有我,云儿尽管放心去吧!”万廷恩朝远去的万云大喊一声,遂去捡那杆弑魂枪,不料一试之下竟觉的十分沉重,再看万云,早已远去。

    ……

    千越山北端峰顶。

    “家里都交待好了?”顾如风扔来一大坛酒。

    “差不多好了,若再有事还请顾兄照顾一二。”万云揭去酒坛封皮,仰头大喝了一口。

    “连我都觉得,万云你有些变了,昨日你和我妹妹都谈了些什么?若你照顾好她,我自然会照顾好万家,哈哈,这买卖不错。”顾如风半躺在千越山顶,好不快活。

    万云也半躺着,以前没觉的酒有什么好喝的,这几日竟觉的酒真是好东西,本想劝顾如风少喝酒的话愣是说不出来。

    “云兄大概是觉的千越国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

    “顾兄不也一样吗?千机宗,何时开宗立派”

    顾如风笑着瞪了万云一眼,苦笑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开宗,去哪儿开?千越国?别闹了!”

    “千越国灵气稀薄,修真人士一般哪里肯来,有的好苗子,就像这几天,还被别的宗门给抢了去。”顾如风一脸不耐烦。

    “顾兄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万云把空酒坛扔进了轮回石,又朝顾如风伸手。

    “真是不能惯你喝酒,沈家给的那点百年佳酿眼看要见底了,喝完了怕是很难再喝到这样的佳酿了。”顾如风没好气的又取了一坛给万云。

    “什么地方都有好酒,这事能难得住别人,还能难得住你这位未来大千机宗宗主?”

    “狗屁,我的大推演术能随便用吗?用一次就折损一次阳寿,我还想多活几年呢。”顾如风一边打着酒隔一边说着,眼见天色已然暗了下来。

    ……

    月亮星稀的夜空。

    “顾兄一定知晓六百年前紫元大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吧?”

    “想套我的话是吧,不过,不怕告诉你真相,坐好了,我要讲课了。”顾如风把酒差点喝到鼻子里了,被呛了一下,迷迷糊糊的对万云说道:”

    “六百年前,哦,好像还得再往前,差不多得七百年前,反正差不多就那个时候。我和娇娇恰好逃亡至此,在千越国西南角发生了一场惊世大战,好家伙,先是昊天门几个弟子发现千越山有九龙环绕,内有无穷无尽的灵脉,天地玄黄灵石数以亿计,随后这个秘密就被附近的烈焰神宗发觉,借着近水楼台的地理优势,烈焰神宗攫取了天阶红色灵晶石无数,随后,天一门、御剑门、古楼派、海天派、归一门、蜀山修剑门、巨木沧海宗、镇宇惊华门、古浪断天门、万剑门、神水圣宫、毒霸天下门、弑剑门、大古御兽门、断金斩神宗、等等包括千机宗在内的三十六门派和七十二小门派竟然先后纷纷加入,诸多门派从山里打到山外,再从山外打到山里,又从山里打到山洞,一时间,以千越环山为中心,方圆几千里都是战场,但是,最终一战却是发生在断魂谷,九大剑修,四方尊者,各种毁天灭地的招术和阵法层出不穷,从白天打到晚上,再从晚上打到白天,至于千越山内的九条巨龙,早已被斩成碎片取其龙丹龙胆。”

    “万剑门?有点意思。”万云喃喃自语道。

    顾如风醉成了一滩烂泥,但嘴里还在咕哝着,万云又摇了摇顾如风的头。

    “那么最后怎么样了?”万云急切问道。

    “最,最后后,最后,灵矿被采了一半糟蹋了一半,四方尊者设下天罡星环大阵,那些剑修则布下了斩神万剑之阵,悉数斩杀了其它宗门的人无数。最后,双方握手言和,正要商量怎么分那数以百亿计的红色灵石,不料就在此时,天空来了一少年,那少年也不说话,一掌落下,掌下之人尽皆陨落,没有人知道那一掌的来头,只知道威力奇大无比。据唯一幸存的修士廖道人所说,那巨掌出现在天空时,闪烁着极强的光芒,刺目的几乎让人睁不开眼。一掌落下,千越山西南角的河床下沉百丈,而那幸存的廖道人当时距离掌心还有百里之摇,但已被震的五脏俱碎,若非修为高深,怕是早已化为齑粉,即便如此,在服用了大量丹药和灵液之后,仍无力回天,连夺舍的力气都不曾剩下。”顾如风说完这些就再也不吐一字,早已呼呼大睡。

    万云还想追问红色灵石的下落,后来想想,即便是留下,又如何能留到现在?但是那一掌是谁拍下来的,威力竟然如斯恐怖!

    万云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思虑良久,才带着烂醉如泥的顾如风御空飞往腾家,把顾如风安顿好之后,万云也感到酒意上头,不久便进了梦乡。

    梦里,万里云听陈婉儿说李德阳想请他帮忙参悟一段剑意,此剑意取自皇人山一山壁。万里云看到带有剑痕的石壁,身为武痴的他当即盘坐在地,仔细端详。不一会儿婉儿进来,递给万里云一杯红茶,万里云喝完后,将空茶杯递还婉儿,遂又参悟起剑意来,只是那剑意缥缈,即便是身为第一剑尊的万里云也要花费不少功夫,不一会儿便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此刻,婉儿却启动千诛万毒大阵,又开启了万剑大阵和阴阳五行正反大阵以及正相真如阵。几个大阵开启后,又在其上加持了一个万锁之锁大阵,万里云在阵内几度挣扎,终究无法阻挡阵内层层的杀机袭来,咆哮一声,便坠入一个无底深渊,一直下坠,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

    “啊!狗男女,看我不杀了你,扒你皮,食你肉,抽你筋,断你骨……”万云猛然从床上坐起,一看外面,阳光灿烂,风和日丽,隐隐能听到大门外有小孩嬉闹的声音。

    万云下了床,一看顾如风还在睡着,遂穿好衣裳,简单洗漱之后去找苗苗等人。

    “你们怎么在此,不是说好了去广场等我的吗?”万云一出门就看着苗苗三人。

    “我们三人一致决定,跟着你找肉吃。”腾娇娇站中间,两边分别是小红和苗苗。

    “啊,那什么?”万云正想说着什么时,小红抢先道:

    “我已经和国主说好了,他说没有问题。”

    苏小红本身和沈家后人没有任何关系,想必沈三江也不愿过多干涉,万一这丫头哪天发点酒疯,估计连龙霸都拿她不住,所以沈三江当时一听苏小红要外出,心里差点没乐开了花。

    “好吧,即然你都没问题,那就是都没问题了。”万云看着三位美女,竟然狡黠一笑。

    “笑什么?敢动娇娇姐一根指头,我们俩饶不了你。”苏小红厉声喝到。

    “哼,就是。”苗苗也在帮腔。

    万云只觉的头大,带三个女子?实在难以招架。

    “云大哥,小红和苗苗是在逗你玩,可别把你给吓着,呵呵!”腾娇娇笑的非常隐晦。

    万云和三女一起在腾家用了些早膳。此时,顾如风也起来了,摇摇晃晃来到桌前,命丫鬟们拿出搬来十坛酒。

    “省着点喝,这可是最后十坛,都留给你了,记得,以后有了好酒酒还须还我。”顾如风依然一脸酒气,惹的小红和苗苗不断用手扇着鼻子。

    “一定一定,只在在临走之前,还请顾兄帮忙说明一下,那日所说的三好三不好。”万云一边喝着甜粥一边问道。

    其实到了筑基境基本上不用再吃饭了,但毕竟要离开这个地方很久,万云也就胃口大开,吃了一碗又要了一碗,虽然简单的大米番薯粥,但万云吃的津津有味。

    顾如风看万云说完两碗才说:“现在嘛,你看,你很好,我很好,她也很好,这是不是三好?我们在一起不是很愉快吗?”

    顿了顿又说道:“你和万家五丫头距离有些疏远,以后你这个当哥哥的也要多看看她才是,这是你们不好;我和娇娇的情况你现在也全清楚了,这是我们不好;置于他们不好嘛,是说苏小红和雨怜花无法真正相处,这是所谓的三不好。”

    “但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如果那日你不听我的劝告,带着万雪而非娇娇,想知道结果吗?”顾如风又补了一句。

    “愿闻其详!”万云淡淡回道。

    “那结果就是怜花死,百将殇,万军成亡魂,千越国破……”

    居然有这么严重,万云大感震惊:“喂,不会是故意蒙我的吧。”

    顾如风吹了口气:“谁都可以蒙你,唯千机宗的人不能,即便千机宗的人面对敌人,也必须说真话,这是千机宗的第一要义,如果千机宗的人敢说假话,那么还有谁去找千机宗帮忙?”

    马车早已准备妥当,用腾娇娇的话说就是要低调,等出了千越国再飞不迟。宽大的马车里有两条短凳,三名女子不知在说些什么,不时的发出各种笑声,万云则将长鞭一扬,大喝一声“驾”,马车很快出了皇城,一路向西,最终消失在茫茫大山之间的川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