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夏晚晚谭谚 > 152.大结局

152.大结局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夏晚晚谭谚 !

    一转眼,又是一年春到,夏晚晚今年已经三十岁,可是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小柔下个学期也即将入读三年级。

    这两年里,谭谚经常会出现,以朋友的名义,久而久之,夏晚晚也就习惯了这种相处。

    每年的四月十一,是夏晚晚的生日,同时也是谭谚的生日,记得刚重生的那一天,她就独自一个人吃了一整个蛋糕,谭谚的冰冷仿佛也成为回忆。

    正如谭丽琦所说,他真的变了很多,性子变得温和、时不时的还会说粗话,这若是放在以前,定然不会如此。

    今天正好是四月十一,夏晚晚接小柔出了校门,谭谚就站在校门口,穿着灰色的毛衣和休闲裤,俊逸的外表,惹了许多人的注目。

    谭谚看见两人走了出来,笑着说道:“上车,今天带你们吃好吃的。”

    小柔笑着握住谭谚的手,喊道:“爸爸,我想吃饺子。”

    谭谚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道:“又吃饺子,不腻吗?”

    “不腻!”小柔甜甜的笑着,谭谚叹息一声,抱起她,将她安顿在后座,然后走到一旁打开门,示意夏晚晚上车。

    她沉思一会后,说道:“谭谚,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们的事。”

    “嗯,好。”他没有拒绝:“吃完饭后说,好吗?”

    夏晚晚点了点头,坐上车后,谭谚将车开到了明洲城的一家饭馆,据说是明洲城最有特色,也是最难排的饭馆,有的时候人多,甚至都排到了街拐角去。

    谭谚说道:“来明洲城这么久了,一直没来吃,今天我们生日,吃吃看。”

    车约莫行驶了十几分钟,停在了一家饭馆门前,小学生放学早,排队的人还不是很多,谭谚说:“你们在车上等我,我去排队。”

    “这要排很久的。”

    “没事。”谭谚笑了笑,走下车。

    她看见谭谚走到门口拿了一个号码牌后,就站在排队,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很显眼。

    这几年,他变得没有那么‘高尚’,以前不喜欢吃大排档,现在经常会带着她们娘俩去吃,以前也不爱看电影,现在偶尔也会看看,最让她讶异的是,谭谚居然是个吃货……

    想到这,夏晚晚不由得笑了,他真的很爱吃,据说一直没来这家饭馆的原因,就是因为太难排,不然肯定天天都来,她楼下的小吃一条街,已经快被他吃遍了。

    他排了有半个小时的队,终于轮到他,他走到车前,开了门,说道:“下车吧,我点了特色菜,据说很好吃。”

    夏晚晚揶揄道:“谁能想到以前只会吃米其林三星酒店菜式的谭谚,现在会为了吃这种特色小吃,排了那么久的队。”

    谭谚抿唇一笑:“别笑我,以前吃西餐,是因为公事太忙,我没有时间准备,家里的厨师又是法国来的,我从小吃他做的菜,习惯了。”

    “哦”夏晚晚故意拉长了音调:“这么说来,还不是你的错。”

    “当然了,所以现在我觉得大排档比法国菜好吃。”

    夏晚晚被他逗笑了,抱着小柔下了车后,三个人走进饭馆。

    坐下后,谭谚问道:“你刚才想和我说什么?”

    夏晚晚闻言,笑意慢慢收敛,沉思许久后,才道:“我爸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去相亲。”

    “相亲?”谭谚皱起眉头:“那么着急吗?”

    “嗯,说我三十了,小柔也要有个父亲,让我回去,说是有个老板,也是离异,正要找妻子,托人打听,就打听到我这了。”

    夏晚晚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无奈,这几年,夏临一直有和她联系,说的也就是婚姻的问题,夏临曾说若是没有和谭谚在一起,那就赶紧把婚事定下来,别到四十了,还是孤寡老人一个。

    谭谚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你呢?什么想法?”

    “我?”夏晚晚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婚姻这种事,经历两次,怕了,更何况,我讨厌那种为结婚而结婚的感觉,糟透了。”

    谭谚抿唇一笑:“我也是。”

    两人在这一点上,倒是意

    见十分相同。

    菜上来了,谭谚吃了几口,说道:“味道不错,不过,还差一点。”

    夏晚晚吃着肉片:“很好吃啊。”

    谭谚微微笑着:“我觉得大排档比较好吃,就你楼下那一条街里的第一家,我很爱吃。”

    夏晚晚无语笑了,摇摇头说道:“要不是你真真实实站在我面前,我会觉得你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吃货。”

    “说不定呢?”谭谚抿唇笑着:“哦,对了,下周我要出差去一趟法国,你不是爱吃法国的翻糖蛋糕吗?我给你带一个吧。”

    “不用,下周我好像也要去一趟t市,孟教授说有个病例让我过去看一下,我去t市买就可以了。”

    谭谚点了点头,三个人吃完饭后,谭谚又带着小柔去了一趟游乐园。

    小柔硬是要是摩天轮,还拉着谭谚和夏晚晚两个人一起坐,无奈之下,三个人坐上了摩天轮。

    当摩天轮慢慢升高的时候,谭谚缓缓握住她的手,然后将她抱在怀中,说道:“怕就抱紧我吧,这里没人笑你。”

    自从夏晚晚从楼上摔死后,她就很怕这种不稳定的高楼,尤其是过山车、摩天轮这一类刺激又高空的项目。

    她没有拒绝,躺在谭谚的怀中,闻着他淡淡的香味,听着他的心跳声。

    她握着他的手,闭着眼睛说道:“谭谚。”

    “嗯?”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好,你问。”

    “我想问,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你以前,很讨厌我。”

    谭谚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想了一会,说道:“应该是在公司的时候,你和子公司的总经理打了起来,你记得吗?你被她打了一巴掌,然后,你也打了她一巴掌。”

    “嗯,记得,可是那个时候我被打得很狼狈。”

    谭谚低沉的笑着:“你知道吗?很小的时候,姚家的人都对我不好,很严厉,姚明珠开始说,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懂得争取,除了怪自己,什么人也不能怪,我现在觉得这句话她是说给自己听的,但是回到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很勇敢,明明知道,自己可能没有能力,但也不肯服输,那时候的眼神,很像我的小时候。”

    她慢慢睁开眼,看着他的下巴,说道:“其实现在想想,真的是你小姑救了你。”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想啊,你以前就跟块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别人对你的好,你完全置之不理,甚至还要怪别人对你好,永远一副高高在上,好像欠你二百五一样,但是现在不同了,你很接地气。”

    谭谚微微皱起眉头:“这算是夸奖,还是……”

    夏晚晚狡黠一笑:“算是夸奖啊,你想想你以前做了那么多可恶的事情,现在活的还不是很好,接地气啊,吃大排档、穿百来块的衣服,还逛夜市,这要是搁在以前,我可不敢想象。”

    谭谚抿唇笑了笑:“我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应该是在那三年里,变了很多,小姑确实对我很好,一直耐心的疏导我,给我灌输一些正确的思想,她很像我母亲,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夏晚晚闻言,心里有些暖……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小柔高兴的叫着,夏晚晚则紧紧闭着眼睛,谭谚一低头,看见她颤抖的睫毛,还有她的手,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

    他慢慢低头,在她耳边说:“我,可以亲吻你吗?”

    夏晚晚一愣,睁开眼,谭谚俊美的脸,就在眼前。

    对视上的那一刻,他吻上她的唇。

    他听过那个传说,最高处接吻,会幸福一生。

    他不是个迷信的人,却也愿意一试。

    他们之间前前后后耗费了十多年,他害怕,不敢触碰……

    她睁着眼,却没有避开他。

    只是心跳,剧烈。

    没想到,到了三十岁,被人亲吻,还有这样的心悸。

    落下五分钟。

    到达地面时,他牵着她的手,问道:“可以

    去一趟民政局吗?我想,每天都可以亲吻你。”

    夏晚晚看着他的眼睛,恍然、害怕、犹豫。

    他握住她的手:“别想了,你不拒绝,代表你有想过结婚,我不想等了。”

    说完,他牵着她的手,上了车,在她一阵不安中,车,缓缓朝着民政局开去。

    ——————

    三年后

    夏晚晚怀孕了,有四个月。

    本来这个孩子,是意外怀孕,她要生,谭谚却坚决不生,理由是,害怕夏晚晚是高龄产妇,万一出现问题,怎么办?

    后来,在夏晚晚再三的劝解下,谭谚勉强答应。他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不大,却很温馨,谭谚说,住惯了大房子,会很不安,半夜醒来,都会恐惧。

    小房子温馨,也很舒适。

    小柔已经读了六年级,成绩一直很好,谭谚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好,比起当年的谭氏,也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天,夏晚晚接到了夏滢滢的电话,说是有事和她说,会来一趟明洲城。

    夏晚晚准备下楼买点水果什么的。

    却在楼下看见夏滢滢的身影。

    只不过,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棕色的风衣,身高比谭谚还要高出一些,长相很俊俏、儒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偶尔抿唇一笑的时候,脸颊还有浅浅的酒窝,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

    她靠近了些,看见夏滢滢对那男人怒吼:“要你管我,这个孩子是意外!意外,你听见没有!要不是那个晚上我喝醉了……你,你才别想呢!”

    他轻轻笑了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可是怎么办,我就想当你肚子里孩子的爹。”

    “你,你想得美!”夏滢滢恼羞成怒:“我去打掉!我不要生下来。”

    “嗯……打掉,那是给我机会继续再来吗?”他俯下身子,看着她。

    夏滢滢涨红了脸,狠狠推了他一把:“臭流氓!那一晚是意外,我,我……”

    他似乎一点都不生气,走上去,将夏滢滢抱在怀里,很用力,夏滢滢怎么推也推不开。

    他很温柔的说着话,但是眼里却有着不可让人抵抗的目光:“夏滢滢,你可以当那个是酒后乱事,可我不能,你的肚子里的孩子,我要定了,还有你。”

    他慢慢推开她,握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慕云看上的女人,只能是我的,你要是打掉,我就再来一次,你要是不做,我就把你绑住,直到你生下孩子,成为我的人为止。”

    夏滢滢怒骂一声:“你是不是无赖啊,还是喜欢心里有别人的女人?我不喜欢你,我喜欢子阳,我要等他!”

    “嗯,没关系啊,我有一辈子,你也有一辈子,看看谁耗得起。”说完,慕云将她塞到车上,回头,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夏晚晚。

    他笑了笑,说道:“少杭很好,他母亲已经和他相聚,现在他们很幸福。”

    夏晚晚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好……谢谢……”

    夏晚晚一猜,对方应该就是慕云,这几年,谭谚的公司和慕云的公司都有经济上的往来,夏滢滢偶尔也会脱口而出,她和慕云的事情。

    虽然她没见过慕云,但是也能想到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毕竟,他和白家人都不同。

    车开走了,夏晚晚买了水果往回走。

    看来,夏滢滢也是遇到了‘难事’才会给她打电话,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回去的路上,谭谚匆匆下楼,看见夏晚晚的身影时,他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就下来了?万一摔倒怎么办?”

    “哪有那么夸张。”

    “怎么没有!”谭谚走到她身边,道:“我可跟你说,要是这个孩子折腾你,那就不要了。”

    夏晚晚缓缓握住他的手,倚靠在他的肩膀:“我们,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吗?”

    “能。”

    她轻轻一笑,突然觉得,幸福原来也可以离她那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