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残荒行 > 第六十九章 木鞭

第六十九章 木鞭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残荒行 !

    四象山中,花草繁茂绿树成荫遮天蔽日,连阳光都照射不下来,使得林间有些昏暗。

    “风师兄,你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些不对劲。”伏玲的本源由于得到了风毅鲜血的温养,暂时没有恶化,不过脸色却有些苍白。

    她似乎有些害怕,死死地抓住风毅的衣角,一双美眸睁得老大,极为谨慎地打量着四周。

    “是有些不对。”风毅回应道,四象山中远比外边的大荒更加生机勃勃,理应会有妖兽出没,可两人在山林中走了近五里,连个虫鸣声都没有。

    这显然不符合常态,静得有些诡异,让两人心中发慌。

    “风师兄,我们出去吧,我有点害怕!”伏玲的声音都在发抖,恍惚间她竟然察觉到暗中像是有成百上千双眼睛在盯着她。

    风毅也感觉有些发毛,他怔怔停住脚步,认真思考是否要离去,不过神石不会无缘无故带他来到这里,定然有着某种用意。

    其次这里实在太反常了,以风毅的经验来看,此处绝对隐藏着大秘,或许能够在这里得到大机缘也说不定。

    “风师兄,你在想什么?”伏玲小声问道。

    “没什么……”风毅向前走去,伏玲跺了跺脚咬咬牙跟了上去。

    两人在林间又行进了近十里,除了静得诡异,预计的机缘一直没有出现,风毅也不禁一阵狐疑,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神石虽然神异,但终究只是一块石头而已,它又能如何知晓此处的机缘,自己或许是真的想多了。想到这里,风毅轻叹了一口气,就要向山林外走去。

    忽然!

    天空压下重重铅云,呼啸的狂风逆卷,虚空颤动仿佛随时会崩碎,迫人的威势自远方传来,一时间群山颤栗,压得人喘不过气起来。

    风毅双眼急骤收缩,只见神使立身于万丈高空,携无上霞光瞬间就落了下来。

    “风师兄!”伏玲心中大骇,忍不住惊呼。

    “该死!”

    风毅暗骂了一声,神石载着他最少横跨了万里,不曾想神使穷追不舍,竟然跟了下来,这显然是不想放过他。

    他心中大骇,急忙尝试触动神石,可这一次神石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扣在体内的神炉之上。

    感受着神使那如狱如海的威压,风毅感到一丝丝绝望,不过他却并没有引颈待戮,这不是他的风格。

    他咬了咬牙,现在只能赌一把,他拉着伏玲向四象山深处掠去。

    神使虽然心中暗恨,但也有些心惊,他不知道风毅为何能瞬间横渡万里虚空,这绝对不是他这样的小修士能够办到的。

    难道有强者出手,在暗中保护他?

    可若是如此,那位强者为何不直接现身与自己一战,杀了自己岂不是永绝后患?

    “他可能有着顾虑!”神使想到,毕竟自己身为兽神的使者,杀了自己就要面对整个神殿的追杀。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了底气,这也是他敢追下来的原因之一,其次风毅是整个局中最关键的一环,必须要将其带到既定的地点。

    同时他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在暗中帮助风毅,将他的原本计划打乱,这让他不禁有些恼火。

    察觉到背后似汪洋般的气势,风毅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升起一层白毛汗。

    “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逃!”神使大喝,其声如洪钟,在这天地之间回荡,只见他单手压下轻轻一按。

    嘭!

    一声闷响,顿时间无尽的树木化成飞灰,尘土激荡,在风毅身后的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掌形深坑。

    磅礴的气势席卷,山林间刮起狂风,将风毅两人掀飞了出去。

    神使一步就从天际跨了下来,他玄法急速运转轰轰而鸣,他在提防暗中保护风毅的人,虽然他认为那个人不敢与自己正面相抗。

    但也要谨慎,最主要的事这一次绝对要做好充足的准备,绝不能让他再带着风毅离去。

    他双手结出繁琐的印记,一时间自他周身冲出万千兽影,每一道兽影笼罩在无尽的霞光之中,一瞬间它们便融入虚空之中。

    随着它们的融入,虚空一阵轻颤,风毅心中一紧,他能明显感觉到整片虚空都没封锁了,现在他仿佛陷入泥潭一般,每一步迈出都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他大口喘着粗气,眉毛都根根倒竖了起来,数百次沟通神石无果,他有些绝望了,今天或许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呵呵……”神使轻笑,浩瀚的神念铺展开来,四象山的一切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可依旧没有发现那个暗中的人。

    这让他心神大定,眼下只要将风毅两人带走,便能保证整个计划有序地进行,他伸手抓向两人。

    突然,在四象山深处绽放万丈金光,只见一截木鞭冲天而起,拖着长长的金光顷刻间便击穿了虚空。

    它如流星一般落下,所过之处一条条裂痕在虚空蔓延。

    “这……”神使大吃一惊,他竟然在那截木鞭上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吼!

    他身形暴退,一个如山岳般大小的兽影将他笼罩,兽影狂啸震天,沉重的气息让四象山轰鸣。

    啪!

    宛如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庞大的兽影在木鞭的冲击下眨眼间支离破碎,一时间五色神光飞溅,将四象山都淹没了。

    噗!

    神使喷出一口鲜血,他浑身轻震,那截木鞭竟然伤了他,他脸色潮红,体内有道道金光在游走,在瓦解他的神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光入体,他的神力就像雪一般融化,随时能够在伪神境跌落下来,他心中大骇,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

    就在这时,木鞭飞转瞬间放大,高如山岳,犹如擎天之柱,它金光万丈,呼啸着砸下。

    神使骇然失色,他顾不上风毅,也顾不上那位年轻大人的计划,他能感觉到若此时再不退走,很有可能会死在这一击之下。

    就算没有死去,他的神力也会在金光的侵蚀下土崩瓦解,到了那时境界跌落已是最好的结局,并且很有可能所有修为被斩得一丝都不剩。

    想到这里他心中发毛,究竟是谁能有这种手段,真身不显,单凭一截木鞭便能伤他,甚至是杀了他,这绝对是一位神灵亲至。

    但现在他来不及多想,身形暴退间划开虚空,整个人破空而去。

    风毅看到这样的转变有些目瞪口呆,他深深地咽了口唾沫,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