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昭月离 > 二、喜结连理

二、喜结连理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昭月离 !

    大喜之日,丁月华身穿翠绿嫁衣,蒙着头盖,低头注视着绣花鞋,心中怅然忐忑,一直在思忖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会娶她?只为那晚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一吻?

    一年前,她出手惩治一穷凶极恶之徒,却遇见了展昭,他武功比她高,凶徒奸诈无比却好色,她以己作诱,协助他成功抓捕,事成后全身而退,而他不知为何得知了她的芳名和身世。

    数月前,她一直暗中帮助范正父子,他是官,而她则游走于律法的边缘,谁也料不到,她这么一位名门大家闺秀竟做出亦正亦邪之事。

    范正家当年的灭门之案,证据尽失,加之官商勾结,官官相卫,成了尘封悬案,真凶逍遥法外四十年,此仇不报枉为人,范正父子也抱了必死之心,毫无保留地捐款,若无他们的慷慨解囊,受灾之地必定哀鸿遍野。

    这样的侠义之人,悲天悯人的她,一反常态,她不能眼看比自己小一岁的范义死于狗头铡刀下。

    而他如此执法严明之人,竟有意无意地放她一马,让她琢磨不透,她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那晚,她身中奇毒,性情大乱,她亲吻了他......

    片刻间,展昭推开了她,喘着气道:“丁姑娘,还有其他办法......”

    尚存一丝理智的她顿时脸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她扭过头不敢看他,很快她便软软昏睡过去,翌日醒来,才得知他点了她的穴道,耗尽了真气,将毒暂时压了下来。

    后经公孙先生医治,只要按时服药,体内之毒暂不发作,但毒素会积累于五脏六腑,不到两年,必然药石无力,回天乏术,而治愈的办法只有一个:在交欢时运功祛毒。

    想到此,她更觉惆怅愧疚,她早知他有一位红颜知己,唤冷凌霜,他是仁义君子,原已保住她的清白,为保她的名节他竟主动上门提亲,而她却生生拆了一对璧人。

    终于,他披着大红婚服进了屋,用玉如意掀起盖头,她又看见了他。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身材颀长,剑眉星眸,俊朗潇洒,她心上怦怦直跳,不觉垂下了眸子。

    好不容易完成所有婚礼的繁琐手续,二人更衣后躺进了殷红的罗帐里。

    沉默了好一会儿,二人听到了彼此的心跳声,展昭突然坐了起来,丁月华也坐起,他认真道:“范正,也许不用死……”

    “此话当真?”丁月华喜出望外。

    “包大人也想留他一命,但他毕竟铁板钉钉的触犯了刑律,理当问斩,他的判决为秋后问斩,如今只是三月,还有时间,而且开封府收到许多陈州百姓的求情信,有些人甚至来东京上访,求开封府网开一面……”

    “可包大人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展大哥,你不用安慰我,你当日放我一马,我已很感激。”丁月华秋水盈盈笑道。

    展昭报以一笑道:“你听我说完,如今还有一鬼逍遥法外,此人穷凶极恶,留下祸害无穷,我大胆向包大人提议,让范正作诱,将一鬼抓捕,让他戴罪立功,当今皇帝连锦毛鼠白玉堂都能招安不予追究,何况是赈灾大善人范正?”

    “这是真的?展大哥,你没骗我?”丁月华惊喜万分道。

    “当然没有,只是......”展昭轻轻叹了口气道:“‘黄河五鬼’在临死前竟把当年残害范家和他姐姐的过程告诉范正,这是他多年心病,自此他每晚噩梦连连,犯了头痛病,极度痛苦煎熬,如今有些轻生的念头。”

    “这种败类,就该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只可惜一鬼还逍遥法外。”丁月华咬牙切齿道。

    “我担心的是范义,他一个孩子流落江湖,很容易被一鬼杀害,包大人一直担心他的安危,我们发散了人却找不到他,若他与你联络,一你定要把他带回开封府。”展昭道。

    “我知道了,展大哥,我能帮上什么忙?”丁月华心中感激,想唤他展郎,却又唤不出口。

    “你好好养伤,剩下的交给我吧。”展昭的脸倏地通红,丁月华也垂下眼眸,不敢看他,脸上早已发烧。

    两人又重新躺下,丁月华喃喃细语道:“展大哥,你娶我,真的不后悔?”

    “我展昭今生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他牵着她的手,侧身深情看着她微笑。

    “可是......”她犹豫中又把想说的话咽下。

    他又道:“倒是你,你会后悔吗?”他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疑虑。

    “我......”她想起他那位红颜知己,冷若冰霜又美艳动人,她心上一沉,转过身直面展昭道:“展大哥,我知道你有心爱之人,你无须勉强自己娶我,我身上的毒与你无关……”

    展昭伸手抚着她的脸颊道:“我心爱之人只有一个,便是你。”

    说完,他吻上了她的唇,丁月华紧紧搂着他,醉人心魂的热吻爱抚,一个刻骨铭心、翻云覆雨的初夜……

    看着他睡去,她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他不自觉地把手搭在她的纤腰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