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魔卡时代之我的卡组超凶猛 > 第94章 病情发作

第94章 病情发作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魔卡时代之我的卡组超凶猛 !

    宋执教之所以今日下定决心来找寒羽,把所有事实的真相都告诉他,目的就是想让寒羽知道。

    他必须要进入炎皇公会才行——

    寒羽的表情有些僵硬,这些事情他真的是一概不知。

    如果按宋老先生说的,那么自己父亲的入侵,就是拯救凤凰国的英雄,最后因为身份的问题,所以被秘密处死了。

    那当今的国太后,就是自己的奶奶了?

    “我的母亲呢,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寒羽问道。

    宋指教有些意外,他似乎没有想到寒羽会问这个问题,眼神躲闪了一下:“你,你的母亲叫做柳如靖,已经,失踪很多年了。”

    “说起来,也是我们办事不利,但我可以保证,炎皇公会一定会竭尽全力寻找你母亲的下落的。”

    寒羽皱了皱眉。如果宋执教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的身份确实很特殊,按道理应该和他回到炎都,加入到炎皇公会当中。

    可是经验告诉寒羽,此事绝对不能过早的下结论,因为宋执教说的,也未必都是真的。

    “多谢宋老先生的转告,待我日后实力强大了,有能力自保的时候,定会去炎都找你的。”

    寒羽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完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现在还不了解炎都的形势,万一其中有诈,到时候想要脱身,可就难了,凡事还是要小心些的。

    寒羽的步伐很快,急匆匆的回到了酒楼当中。

    宋执教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任务,还是没有顺利完成。

    ……

    酒宴散去之后,寒羽带着苏梓涵回到了家中。

    两人一路久久无言,许是因为刚才的那一吻,让两人有些不敢开口。

    等回到了家里之后,寒羽才说了第一句话:“你,要不要喝一点热水?”

    “好——”苏梓涵点了点头,应道。

    苏梓涵的伤势好转的不错,那些伤口已经全部愈合,只是皮肤还有些淡紫色的印记还没有褪去。

    因为并没有造成过什么影响,苏梓涵也没有当做一回事。

    苏梓涵接过热水,轻轻的抿了一口:“今年过年,我们一起过吧!”

    “啊?——”

    “哦,好啊!”

    “怎么?你不愿意?”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突然,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

    苏梓涵和家里妹妹的关系,已经算是彻底闹僵了,心里想着回去经营祖上的药庄,可是妹妹已经将所有的事项包揽了。

    再回去和她们过年,也真的没有什么意义。

    “今天喝了酒,就早点休息了吧。”

    苏梓涵应了一声,自顾自的钻进了被窝。

    ……

    黑夜沉沉,如死一般的寂静,无边的浓墨重重的涂抹在天际,就连往日的星光点点也消失不见。

    月光时而隐晦时而朦胧,偶有几阵阴风哀嚎而过。

    这样的夜晚,注定是不一般的……

    睡梦之中,苏梓涵的身体突然传来阵阵剧痛,眼前也皆是血腥可怖的场景。

    “啊——!”

    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已经冷汗浸透。

    朦胧的月光下,苏梓涵四处打量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可怕的是。

    她看到自己身上的紫色印记,正在慢慢扩散,原有的淡紫色加深,慢慢扩散占据她原本雪白的皮肤,

    从手臂开始,慢慢的向外扩散!

    苏梓涵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体,她想呼喊寒羽,可是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

    紧接着,紫色的皮肤传来阵阵的刺痛感,整条胳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血肉。

    这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她自己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眼睛也在发生着变化,瞳孔缩小逐渐失去血色。

    苏梓涵仍然在尝试着进行求救,可是身体似乎已经不受控制,眼前的一切在变得模糊不清。

    这难道也是梦么?

    一下秒,她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居然长出了一片片鳞甲。

    这鳞甲细小而稠密,每一片都是同样大小的六边形,像是,蛇?或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鳞甲开始在她紫色皮肤上慢慢长出,慢慢的覆盖了半条手臂。

    苏梓涵感到无比的害怕,内心深处正在疯狂的求救着,这种无助感,让她绝望。

    这还不是结束,在鳞甲完全覆盖了手臂之后,她好看的指甲也开始脱落,而后长出尖锐修长的血红色利爪。

    这指甲,像是某一种猛兽。

    其尖锐程度,可以轻松的将一个人开膛破肚。

    慢慢的,苏梓涵失去了知觉,自身仿佛处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之内。

    四周没有物质,只有她自己,抓不到,摸不到,也没有力气。

    那一刻,他似乎觉得自己就是不存在的。

    一条条枷锁,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伸出,分别捆绑在她的四肢之上。

    转而,她的眼前出现一张血腥恐怖的脸。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白色的眼球,深紫色的皮肤,猩红的利爪,头顶没有头发,全是一条条粗壮有力的出手。

    “啊!——”

    苏梓涵被吓到了,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虽然能够发出声音,可是这里已经不在是寒羽的出租屋了。

    那张血腥可怖的人脸,正在慢慢的靠近苏梓涵,她正在紧紧的盯着她。

    恐惧占据了苏梓涵的内心。

    “小姑娘——”

    “小姑娘——”

    那张黑暗中的脸,张开了嘴,声音中带着些许温柔,像是在歌唱一般。

    这声音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似是在哪里听过,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等等!这是,我的声音?苏梓涵惊恐的看着那张脸:“你是谁,要对我做什么?”

    “我是谁?”

    “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是你啊!你现在看到的模样,不正是你自己么?”

    没错,此时的苏梓涵的模样正如她所看到的这张脸,她看到的模样正是如今的自己!

    这也确定了刚才的猜想,这个声音,正是她自己的声音。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

    苏梓涵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拼了命的摇着头:“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到底是谁,快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