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江晨溪 番外

第六百七十九章 江晨溪 番外

品书网 www.pinshu.tv,最快更新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

    “娘,为什么爹爹不喜欢我?”

    小小的江晨溪眨着天真的眼睛问自己的母亲。

    “你的父亲哪有不喜欢你呢?他最疼爱的女儿就是你啊!”

    面对自己母亲的回答,江晨溪摇头,“可是……娘……”

    “好了,不要瞎想,诗书都看完了吗?明日先生不是要考的吗?”

    江晨溪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她说了自己的母亲也不会相信的。

    她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吗?

    在小小的江晨溪心中是有着疑惑的。

    父亲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宠溺的话,说的最多的便是:“晨溪啊,你是江家的长女,要成为江家的表率知道吗?爹爹培养你,是想让你以后光耀门楣的。”

    比起父亲的望女成凤,江晨溪更渴望像两位庶妹那样,可以依偎在爹爹的怀里撒娇。

    “长姐!”江辰薇讨好地将一把小折扇递给了她。

    江晨溪看着那折扇,面露疑惑之色,“这……是什么?”

    江辰薇将折扇打开,“长姐你看,好看不好看?”

    江晨溪接过了扇子,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点头道:“这扇子确实好看,你从哪里得来的?”

    江辰薇背着手,身子扭了扭,十分俏皮地说道:“这个是爹爹给我的,不过我觉得这扇子跟长姐更配。”

    父亲给江辰薇的?

    江晨溪仔细地看了看这把小折扇,握着折扇的手,不由地紧了紧。

    江辰薇指着小折扇说道:“长姐,这折扇很小巧,也可以当配饰,不如你就挂在身上吧?”

    江晨溪的心中涌上了一丝嫉妒,她笑着道:“妹妹说得不错,挂在身上确实很好看。”

    说着,江晨溪便将这把小折扇挂在了自己的身上。

    父亲给了江辰薇折扇,为什么不给自己呢?

    江晨溪感觉到了父亲的偏爱。

    自己是家中的长女,凡事都是要守着规矩,可是妹妹们就不一样,除去那个父亲入不得眼的二妹,另外两位庶妹父亲都很喜欢。

    这日,江晨溪来到了府中最为偏避的院落,看见院子里的江辰媛正在跟她的小丫鬟在活泥巴。

    她站在院外看了很久,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可以过得这么开心?她应该很痛苦才对啊?”

    这位庶妹是府中孩子之中生活最为凄惨的一个,爹不疼,没有娘,吃的不好,穿的也不好,仿佛这个府中的人都要忘了她的存在。

    “娘,二妹住的房子太破了……”

    这天晚上江晨溪跟自己的母亲说道,她想,若是可以稍稍给二妹换一个好点的屋子,也是好的。

    比起另外两个得父亲宠爱的妹妹,江晨溪倒是对这位生活疾苦的妹妹有几分同情。

    “你想说什么?”

    一向不对江晨溪发火的母亲,竟然面色阴沉了下来。

    江晨溪有些意外,声音压低了一倍,小声地说道:“娘……二妹……”

    “你同情她?”

    面对母亲的反问,江晨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微微停顿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我前几日看见二妹穿的,还不如一个丫鬟。”

    “她的事情你不要管,记住了!”

    母亲决绝冷漠的回答让江晨溪后面的话都没有说下去。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对着那位二妹说了一句: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围场狩猎,江晨溪随着自己的父亲一同前往,父亲告诉她的是让她接近大皇子,但是那日江晨溪却被另一个少年迷住了双眼。

    那个人便是三皇子赵洛俞。

    可是赵洛俞不曾多看她一眼,他的所有目光都在那位沈小姐的身上。

    后来,赵洛俞到江府提亲,要求娶她,她很开心,但是却只是一个侧妃的位置。

    侧妃?

    她江晨溪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凭什么要做区区侧妃?她要的是赵洛俞的明媒正娶!

    正巧,父亲也不愿意她嫁为侧妃,便想着让庶出的妹妹嫁过去一个。

    江晨溪想了想那个一直没有人关注,生活凄惨的江辰媛,便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年纪上二妹刚好合适,不如就把二妹嫁过去吧?”

    对于江辰媛这个可多可少的女儿,江留向来都不怎么关心,他觉得江晨溪说得在理,便点了头。

    “父亲,我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对吗?”这是江晨溪第一次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江留毫不犹豫地点头,“晨溪,当然了,你一直都是父亲最引以为傲的啊!”

    “父亲,我是说,我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吗?”

    引以为傲?

    她江晨溪做到了,她是京城第一美人,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知书达理,聪慧过人,她确实是江家引以为傲的女儿!

    “当然了,晨溪!你一直都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江留拍着江晨溪的肩膀,“以后……你可是要母仪天下的。”

    这是江晨溪第一次清楚地知道自己父亲的目的,他想让自己当皇后!

    江晨溪的双眸之中闪动出了光芒,原来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竟然有这么高的期望。

    她震惊的同时,似乎也能理解为什么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父亲对于自己的管教都比较严苛了。

    江留告诉江晨溪,她要做的便是等待,等待着嫁给那个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人。

    面对皇后的位置和自己喜欢的人,江晨溪选择了前者。但是她仍旧放不下心中那自己喜欢的人。

    对于那个二妹,她心中还是有的,在她嫁过襄王府之后的几次接触之后,那位二妹对她也是恭恭敬敬,没什么坏心思。

    可是……她心中仍旧有着妒忌之火。

    这让江晨溪十分地纠结,内心十分地挣扎。

    一面,她真的想跟这位二妹做真姐妹,一面,她又想惩罚她这位二妹,因为她是她喜欢的人的侧妃。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将江辰媛送入襄王府的,但是妒忌之火在江晨溪的心中一日胜过一日,无法平息。

    终于,这日,江晨溪掐准了襄王出府的时机,也出了府。

    本想同赵洛俞来一次偶遇,但是江晨溪先遇见的却是自己的那位二妹。

    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江晨溪看着江辰媛那狼狈的样子,是又有些心疼,又有些嘲讽。